分类目录玩机交流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肯高迪亚大学的助理教授Amanda Dawn Christie将使用世界上最强大的高功率短波发射机,创作出全新的艺术形式送往世界各地和外太空。

在被阿拉斯加荒野包围的桑福德山的阴影下,你会发现地球上最强大的无线电发射机。

阿拉斯加州的短波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HAARP)设施占地33英亩,拥有180根天线。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它由美国军方设计。2015年,军方将控制权移交给了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大学,用于研究电离层的强大潜力。

在这个遥远的地方,科学家们使用一种叫做电离层研究器械(IRI)的独特工具来创造由无线电射频引起的极光,也被称为气辉。但直到现在,加拿大艺术家从未用它来进行艺术创作。

IRI的人造北极光激发了跨学科艺术家Amanda Dawn Christie的灵感,产生了“气辉中的幽灵”的创作想法。

Christie说:“我对这些气辉实验以及电离层和无线电通讯之间的关系非常着迷,我觉得有必要创作一件特定于该地点及其历史的艺术品。”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3月25日至28日,她将把自己编码的SSTV图像、音频合成和传播测试嵌入IRI实验中。

Christie说:“这座设施曾被军方使用过,带有一种神秘的气氛,多年来一直是许多阴谋论的主题——这是我创作这幅作品时反思的一点。”

“气辉中的幽灵”将由一个小时长的发射信号组成,变换八次频率,旨在探索与无线电科学和HAARP网站本身相关的不同概念。

从北极狼遇见极光到莫尔斯电码和NATO字母解释法,这一传播艺术作品涵盖的主题涉及军事研究、监测、政治领土、电离层科学和阴谋论等。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在电波中嵌入“幽灵”

Christie说,将每个片段编织在一起的共同线索是“幽灵”的概念,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存在于我们电波中的神秘活动。

她解释说,当无线电在19世纪首次被发现时,那个时代的唯心主义者相信死者的灵魂占据了电磁(EM)频谱。

Christie说:“无线电通讯无处不在;它们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不断地穿过我们。我喜欢19世纪唯心论家在物质、能量和电磁波之间建立的诗意和隐喻性的联系。通过在气辉中嵌入图像和声音,我也在某种程度上把我自己的‘幽灵’嵌入到电磁频谱中,一个看不见但非常活跃的领域。”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空间:艺术与科学的交汇点

今年早些时候,Christie在黑客大会上遇到了HAARP的首席科学家Christopher Fallen,于是产生了这个项目的想法。Fallen,是一名业余无线电操作员,他对Christie提出的利用IRI创作网站特定传输艺术的提议很感兴趣。

他同意向她开放这个设施,当她得到加拿大艺术委员会的支持后,“气辉中的幽灵”正式成为第一个在HAARP举办的加拿大资助的项目。

Fallen说:“艺术和科学常常被视为两个独立的领域,但它们实际上拥有许多相同的灵感和技术。我很高兴看到HAARP,一种独特的科学仪器,用于一种相对独特的艺术表演。Christie的项目将是对50年来电离层无线电改造领域的科学工作的宝贵贡献,也是对利用强大的高频无线电发射机和高层大气的全新艺术作品的收集–这是从地面出发但在太空中创造的艺术!”

在3月25日至28日之间,“气辉中的幽灵”每天将发送一个小时的信号,全球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将可以通过传统的模拟和软件无线电设备接收和解码这些信号。然而,对于非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来说,此次传输也将在网上进行直播

目前预定的时间是3月26日0030–0130 UTC;3月27日0200–0300 UTC;3月28日0800–0900 UTC;3月29日0600–0700 UTC,具体播出时间视情况而定。”

Christie的光辉中的幽灵–电离层音频和图像混合与HAARP网站提供更多的信息。

Christie3月19日在twitter上写道:“我很荣幸能与大家分享,我得到了加拿大理事会的探索与创作基金,用HAARP创作了一系列新的传播艺术作品–将电离层中的音频和图像与高频无线电波混合!”


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HAARP)

这是一个由美国空军、美国海军、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及阿拉斯加大学所共同合作的电离层研究计划。HAARP计划在阿拉斯加加科纳设有一个由美国空军负责管理的研究设施,被称为HAARP研究站(HAARP Research Station)。

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计划中最著名的仪器是电离层研究仪器(IRI),一个能够在高频率范围发射高功率的设施,能够于短时间激发部分的电离层。其它仪器,如超高频及甚高频雷达、磁通门磁力仪、数字式测高仪及感应磁强计,则是用来研究的物理过程中出现的活跃区。

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研究站的工作于1993年开始,电离层研究仪器的工作于2007年完成,其主要承包商是英国航太系统先进技术(BAE Advanced Technologies)。

2008年,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获得约2.5亿美元的资金以支付的建造费用及营运成本。

计划使用3.6 MW,将2.8-10 MHz的范围的短波信号,发射往电离层。

业余界:史上首次!用HAARP进行艺术创作

业余界:2019年3月北美SSB追逐赛预告

业余界:2019年3月北美SSB追逐赛预告“亲爱的火腿们,

这里有个消息要跟你们说一下,我们要在这个周末举办一个非常有趣的,短程(4小时)比赛。

比赛的名字是‘北美SSB追逐赛’,将于2019年3月24日星期天上午举行(UTC: 3月24日,0000Z–0359Z)。”

抽奖

北美SSB追逐赛的一个独特方面是抽奖!任何人只要提交了1500分或以上的分数,就可以获得由赛事赞助商提供的抽奖!与30个系数台进行50次联络就可以得到1500分。

工作所有州和全加拿大T恤奖

此外,还有一件印有NA SSB Sprint Worked All States(WAS)的T恤–奖励活动期间与全美50个州通联的操作员。这一壮举实际上在过去已经有几个操作员完成了。想象一下只需要4个小时就有可能得到WAS。现在增加一款印有Worked All Canada的T恤,颁发给与加拿大13个系数台联络的操作员。

证书和奖杯!

所有州和省的功率等级都会有证书和奖杯。甚至团队比赛也有奖品。大家可以组建、命名和注册一个2-5人的小团队,总分是5名成员的最终得分的总和,产生一个“团队分”。团队的成语可以来自任何地方。在这里注册你的团队: https://ssbsprint.com/team-registration/

业余界:2019年3月北美SSB追逐赛预告

独特的QSY规则

和其他NA 追逐赛一样,这次比赛有一个独特的QSY规则。如果你呼叫CQ,有人回答你的CQ,在QSO完成之后,你会得到呼叫的频率,然后进行下一个CQ,这个呼叫者会得到QSO之后的频率。然后你必须QSY。另外,如果你呼叫一个已经在波段上的人,在你完成QSO之后,你就会得到那个频率。所以相当于你在那个频率上完成了两次QSO。

举办方希望全世界的火腿都可以参加本周末的NA SSB Sprint竞赛。即使只是参与,也有可能让你获得抽奖,如果你能联络州、加拿大系数台,也有可能会让你在活动期间获得WAS或Worked All CanadaT恤。


什么是追逐赛?

北美追逐赛是一项短暂、激烈的比赛,你需要挑战最佳的操作员,同时也会提高参赛者的技能。比赛只持续4小时,只使用80米、40米和20米的波段,要求参赛者时刻保持警觉。

追逐赛有其自己独特的QSY规则。

虽然只有一个参赛类别(单人操作),但是参与者可以将单独的单人操作得分组合成一个团队得分。

业余界:2019年3月北美SSB追逐赛预告

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

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

封面图片: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IARU)行政委员会日前向Hans Zimmermann,HB9AQS/F5VKP颁发了钻石奖,表彰其对全球业余界的贡献。多年来他成功地提高了业余无线电在提供救灾通信方面的国际知名度。

Hans曾担任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下属的高级人道主义事务官员。1998年在芬兰坦佩雷举行的政府间紧急电信会议上,他发挥了重要作用,会议达成了一项国际条约,让救灾行动期间跨界运输业余无线电通信设备和其他无线电通信设备更容易进行。

Zimmerman曾担任IARU灾难通信顾问,后来成为IARU紧急通信国际协调员。他是2005年至2014年全球业余无线电应急通信(GAREC)会议的主要贡献者。

IARU主席Tim Ellam,VE6SH说:“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应该感谢Hans Zimmermann–20年来为提高业余无线电的紧急通讯能力在国际电信界领袖中的知名度所做的有效工作。”

2008年汶川地震后,Hans曾协调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各国为灾区通信提供协助,并在当年的GAREC会议上介绍我国的应急救灾通信行动。

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

今日物语

我必须找出给月球增加颜色却又不失其原来面目的方法。如果我是一个画月球的科学家,我会把她画成灰色。我是一个画家,所以我能够给月亮添些色彩。

Alan Bean

Alan LaVern Bean(1932-2018)曾是一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员,执行过阿波罗12号以及天空实验室3号任务。执行阿波罗12号任务时,Bean成为了第四个踏上月球的人。

Bean于1981年6月从航空航天局辞职,拿出全部精力进行油画创作;他的许多作品被卖给了航天爱好者。他使用的颜料是独一无二的–里面掺了月球上的尘土。

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

封面:今年的IARU(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钻石奖授予应急通信方面的成就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APRS的前世今生

Michael, BD5RV

一个春天的午后,美国华盛顿特区,当我坐在Bob Bruninga, WB4APR面前时,这位老者依旧滔滔不绝地说着CubeSat和太阳能电动车的话题。作为APRS之父,他在海军研究院工作了三十多年,侃大山的能力十分强大,当然,这样的聊天是十分言之有物的,让你总在不断地脑补各种场景,试图跟上他的思路。

Bob在1963年考取了业余无线电执照。老人家的本科毕业设计是电动车。可能国内很多人觉得电动车商用是近几年的事情,特斯拉、蔚来、法拉第未来、比亚迪都是又新又靓的概念。其实第一辆商用的电动车产于1897年,而且从未远离人们的生活。在欧美国家经历过几次电动车的浪潮,1970年的时候,在乔治亚理工上四年级的Bob听说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在进行一场“清洁空气大赛车”(Clean Air Car Race),于是说服当地的车商捐了台大众的底盘,然后买了一台二战时期飞机上拆下来的旧电动机,开始了自己造车参赛之旅。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1970年乔治亚理工校友杂志关于电动车的报道

大四过去得很快,毕业的时候Bob要马上向加州的预备役军官训练营报到,于是他将造了一半的车交给了他的教授。教授组织了一班学生继续了造车这件事并最终参加了赛车。上图是1970年乔治亚理工校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说的就是这件事。

1976年,Bob用RTTY实现了一个BBS。BBS可以算是最早的网络社交平台。网易的丁磊和腾讯的马化腾年轻时都是泡BBS的好手。而RTTY则是用电信号传递数字信息的一种方法(称为通信模式),用两个高低不同的音频信号分别代表0和1 ,从而实现报文的数字化传输。想想看,1976年的无线社交,那时我还没出生,文革刚结束。

随后几年,Bob参与了AX.25通信协议的制定工作。AX.25是X.25在业余无线电领域的变种,它解决了将0和1的数字流转换成一个个含有源和目标地址以及路径的数据帧以及反向的过程。这些数据帧可以被更上一层的设备所处理及转发。X.25在80-90年代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记得刚上大学时,全校接入中国教育网(CERNET)就是通过一根64kbps的X.25帧中继线,那是1998年的事情。今天,X.25在商业领域的大多应用已经被互联网替代,但AX.25依旧应用广泛,其中最多的用途就是本文的主题APRS。另外,有许多低轨业余卫星的测控也使用AX.25数据帧。如果你使用过Linux并自己编译内核,那个Ham Radio Support指的就是AX.25。

大约在1982年左右,Bob被派驻到日本,在那儿,他在Apple-II计算机上写了一个程序,能够将海军通过短波传送的位置报告显示在地图上。1984年,他想到用一种非连接的方式传送位置信息。这里非连接的意思是两个台站无需事先安排就可进行连线,有点像互联网的UDP协议。他将这种想法用于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的全国灾害医疗系统演练中。这套系统当时叫做CETS(Connectionless Emergency Traffic System,非连接式应急通信系统)。八十年代那会儿没有Google map,也没有百度地图,于是Bob花了很多时间手工制作系统使用的地图,并在1992年将CETS改名为APRS(Automatic Packet Reporting System,自动分组报告系统)

1992年,我记得那年我学习了在APPLE-II上用BASIC编程,那机器连个软盘都没有,性能还不如我现在手上的iPhone。那时,Windows 3.1刚刚发布,DOS的字符界面还是主流,当时APRS的位置报告是这样的: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1996年某日美国华盛顿特区附近的APRS位置报告

没有图形化的界面,地图是自己绘制的。我有点惊讶于1996年时美东地区APRS的繁荣程度,要知道当时哪怕是GPS星座也才刚刚部署完成投入使用。读到这里,如果我问你,APRS是什么?可能用过的爱好者中有一大半会脱口而出:跟踪车辆的呗。这是很普遍的一个误解,APRS的P是Packet(数据包)而不是Position(位置)的意思。

APRS尝试去解决的是实时地共享周围的信息。就像一个在射频频率上运行的微博,你可以分享任何信息:位置(车辆、人的跟踪)、天气、路上堵不堵、聚会活动的计划、你请客吃饭的请帖、还有下雨时的心情。你可以特别@某个人(在目的地址中指定)也可以关注某个人(过滤源地址)。发微博的可以是人(自定义消息)也可以是只猫(项圈上的信标机)或者物(比如一台气象站)。所以,物联网、社交网络、LBS(基于位置的服务)这些当前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在做的事情,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20年前就在做了。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一个典型的APRS消息

比如在上图中,我通过APRS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刚看了一集《吐槽大会》(绿色的字)。同时这条消息包含了我的位置(RV图标所在的地方就是我发出消息的准确位置:我家楼下)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一个典型的气象站APRS报告

BD4RQ比我正儿八经得多,他楼顶的气象站勤勤恳恳地在报告着实时的温湿度等信息。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一个典型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转发到APRS上的消息

这艘名为亚特兰蒂斯的科考船在写下本文时正游弋在旧金山湾,它通过AIS不断地在发送自己的位置信标,而这些信息被N8QH转发到了APRS上。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而对于所有这些,互联网并不是必须的。大多数消息是通过无线电频率发送,然后通过网关(iGate)汇聚到互联网上。传送的过程中,使用什么样的无线电频率并不重要,大家只是约定俗成地在特定地区使用统一的频率,方便互相发现。比如在我们国家是144.640MHz而在美国则是144.390MHz。这里有一张世界各地的APRS频率分布: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APRS频率分布,由G6IUM制作

我们知道,VHF频段的无线电信号是遵循视线传播的规律,也就是双方能“互相看见”是成功通信的前提条件之一。由于地面是个曲面且有建筑和地形等遮挡,于是就有了“站得高看得远”的效应,对于无线电通信也是如此:提高天线的高度可以扩大信号覆盖的范围。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将天线架设得很高的条件,那些具备条件的人就会站出来为大家提供服务:他们在高处设置一个设备。这个设备因为站得高,所以能收到更远的信号,同时发出的信号也能到达更远的地方;此外,它还具备一个功能,将收到的数据包以一定条件重新发送出来。这样,原本无法直接到达的两个台站通过这个中间设备就能互相通信了,只要两个台站都在这个中间设备的覆盖范围内。这个中间设备就叫数字中继(Digipeater)。Digipeater这个词是生造出来的,Digi是Digital的一部分,意思是数字的,APRS传送的是数字信号。peater这个后缀是Repeater的后半部分,意思是能够“复述”的设备。Digipeater的实际功能比简单的“复述”复杂一点点,它能根据收到的数据包包头内容决定是否复述,并在复述的数据包包头中添加一个标签,表明这个数据包经过自己的复述。这有点像微信朋友圈的“谁可以看”这个功能,你可以在发给digipeater的数据包中规定路径信息,限制被“复述”的次数,从而限制传播的范围。

因为“站得高看得远”,所以,通常这些Digipeater都安装在高楼楼顶或者山顶上,大约能覆盖半径几十公里的圆形区域。如果我们用气球把Digipeater放到离地20km的平流层里,覆盖半径就能有几百公里。如果我们把Digipeater装在卫星上发射到轨道中,覆盖半径就能上千公里。

我和Bob的交道就是源于这些卫星。他在海军研究院的工作方向是航空航天工程。大约在90年代中期,业余无线电卫星开始朝着向数据通信的方向发展,美国的业余爱好者开始尝试在航天飞机和空间站上进行数据分组通信的实验。理论上所有带有线性或者调频转发器的卫星都能用于转发APRS数据包,但这些转发器只能是透明地转发,而不能像Digipeater那样能对数据包有的放矢。

于是,在Bob的张罗下,美国海军研究院组织了一帮学生做了颗小卫星,叫PCSat,2001年,作为一颗APRS专用卫星发射上空间轨道。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PCSat的近照,那些卷尺是天线

PCSat的轨道离地面约800公里,地面上用一台手持对讲机就能将数据包发送到卫星上。于是美国军方也很配合地组织了一系列的实验: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F-16战斗机上搭载的APRS设备,通过PCsat“发微博”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图:美国鲷鱼号攻击核潜艇上进行的APRS测试,也是通过PCSat“发微博”

随后,在空间中的APRS应用越来越多。包括在国际空间站上也设置了Digipeater。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APRS是一种通过无线电传输的“微博”,用来分享物和人的各种信息。它和互联网之间的接口叫iGate,而Digipeater则是一种能够复述并扩展覆盖范围的设备。虽然已经有了二三十年的历史,APRS依旧在我们的业余无线电生涯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你今天发“微博”了么?

HAM大学:APRS的前世今生

业余界:加拿大处罚侮辱、威胁和假冒爱好者的人士

业余界:加拿大处罚侮辱、威胁和假冒爱好者的人士2018年6月6日,魁北克省Louiseville的Martin Bérubé向国会发起了一项请愿案–有人设置非法电台故意干扰业余无线电通信,而且屡教不改,被执法人员没收设备以后再犯,要求进一步关注此事。这份请愿案吸引了1135人签名,并于2019年1月30日提交下议院。

加拿大政府于2019年3月18日给出了以下答复:

“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ISED)于2015年12月接到魁北克的一批业余无线电操作员的举报,并获悉该人士的相关行为。此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设置无线电台,并侮辱、威胁和冒充其他业余无线电操作员。

业余界:加拿大处罚侮辱、威胁和假冒爱好者的人士

由于该名人士不顾本部的书面及口头警告,本部已采取执法行动。执法人员对该人的住所进行了3次搜查,并发出了7份违规通知,共计罚款2500加拿大元。

2018年10月17日,法官Peace Annie Vanasse在Trois-Rivières法院裁定,本部依据《无线电通信法》发出的7次处罚全部成立。

ISED还提请联邦检察官对该个人发出禁制令。这项禁令目前正处于诉讼程序中。据ISED了解,自2018年8月8日以来,该名男子就没有在业余频率上出现过。ISED正密切关注此案。”

有关请愿书及政府回应的全文,请浏览以下链接:https://petitions.ourcommons.ca/en/Petition/Details?Petition=e-1631

业余界:加拿大处罚侮辱、威胁和假冒爱好者的人士

业余界:加拿大处罚侮辱、威胁和假冒爱好者的人士

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

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

封面图片:在2019年秋季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WRC-19)之前,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IARU)代表业余和业余卫星服务的利益参加了上个月在日内瓦举行的第二次预备会议。

2月18日至28日的会议旨在审查和修订一份780页的草稿,其中载有业余无线电相关议程的初步WRC-19谈判立场,以及近200份提议修改的文件。与会者包括两名IARU代表和七名其他国家代表团成员,他们的任务是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利益。来自十几个国家的二十多名志愿者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了WRC-19的准备工作。

IARU 1区的主席Don Beattie,G3BJ说:“业余业务对《无线电规则》文本的影响是我们的工作重心,我们要让业余业务的利益和需求得到尽可能多的反映。”

虽然这次WRC的议程上没有与业余无线电有关的重大事件,但是有几个重要的项目正在审议之中。

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

今日物语

我仰面躺着,被绑在450万磅的“炸药”上,我对自己的镇定和专注程度感到惊讶。

Ron Garan

Ronald John Garan Jr.(1961-)NASA宇航员。1982年从纽约州立大学奥尼昂塔分校毕业后,他加入了空军,1984年成为一名少尉。之后他成为一名F-16飞行员,在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中执行战斗任务。在成为宇航员之前,他是第40飞行测试中队(FTS)的操作官。他第一次进入太空是作为STS-124国际空间站任务的专家。他于2011年4月4日返回国际空间站,作为第27远征队队的一员,在那里停留了6个月。

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

封面:IARU代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WRC-19预备会议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

编者按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我在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时,第一个反应是有点奇怪,中国强大的制造业已经让业余无线电的入门设备价格在过去十年将下降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非洲同胞们这都嫌贵?

看完了以后才知道,贵的不是设备,而是行政许可费用。如果在我们国家申请电台执照也需要2万人民币的许可费,你肯定也拂袖而去。

我只能说,这是当地管理机构的无知和无能。话说当年的春天不就是从突尼斯的自焚事件开始的么?看来,重建的历程很长,建设新的国家路上充满了荆棘。

–599杂志

正文

突尼斯(非洲国家)绝对不是一个很难进入日志的DXCC实体–在clublog.org的最受欢迎的DXCC名单上,它排在第188位(340位中)–但业余无线电并不是一个没有麻烦或便宜的业余爱好。

在突尼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人口趋向于年轻人。突尼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协会(ARAT)成立于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是该国的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IARU)的成员协会。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

ARAT主席Ashraf Chaabane,KF5EYY说:“到目前为止所做的工作主要是由ARAT成员(平均年龄22岁)和其他组织资助的。”这些支持包括Yasme基金会对YOTA或IARU 1区业余无线电测向(ARDF)设备的支持。Yasme资助来自突尼斯和其他国家的年轻无线电爱好者参加YOTA夏令营活动。目前,突尼斯所有业余无线电活动都是围绕俱乐部电台组织的,而没有个人电台。像Chaabane这样的爱好者已经获得了美国业余无线电执照,可以操作突尼斯的俱乐部电台。Chaabane的呼号是3V8SS,他期待着突尼斯向他颁发第一张个人业余电台执照。

ARAT与童子军组织(3V8SF)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该协议与数千名童子军建立了联系,并为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发展兴趣的坚实平台。几年来,突尼斯的童子军一直在参加JOTA活动。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

Chaabane说:“目前,童军俱乐部的执照已经有10年没有支付延期费用了,这使得其面临着关闭的严重风险。其他3V的业余电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止工作。业余无线电台只是突尼斯童子军活动的一小部分,而且已经面临了财政困难。去年,电信部要求所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设备都要通过合格测试。如果不筹集资金,这也不可能实现。”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

ARAT正在向更广泛的业余无线电社区伸出援手,通过补贴执照费和考试费用,帮助支持突尼斯的业余无线电。Chaabane说:“剩下的钱将用于资助ARAT的活动,如维护俱乐部设备、天线实验、电子设备建设、大学讲座等。”他补充说,出于完全透明的考虑,他将回答任何问题。

通过QSL负责人LX1NO的PayPal帐户进行捐赠可以避免突尼斯的税收。

在最近给Topband Reflector的一篇文章中,Frank Donovan,W3LPL指出,他敦促美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Donovan说:“多亏了ARAT和主席Ashraf,KF5EYY的努力,许多Top Band操作员本赛季至少与童子军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电台3V8SF进行了一次QSO。”他指出,现在需要的设备验机费用很高。

他还说:“维持突尼斯的业余电台耗资巨大,执照费–2000欧元,一次性发射机验机费–要1000欧元。如果大家能提供捐款,那么ARAT成员的Top Band活动就会如期举行,他们在未来也会持续工作。”

业余界:缺少资金和设备,业余无线电在非洲的发展”堪忧“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在美国斯塔克维尔以西,有执照的业余无线电操作员Allen McBroom正在演示他的本地台。他是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近20名成员之一,与60多个国家和七大洲的操作员都有联络。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Allen McBroom站在他家的后院,指向斯塔克维尔以西的天空。

问道:“你看到了吗?”

在昏暗的树木线的映衬下,一根长102英尺的14号电线几乎都看不到,它比铅笔还细。

McBroom继续说:“在过去的两周里,我通过那根天线跟远在日本和南非的爱好者进行了联络。”

这是McBroom所说的“25美分电台的10美分之旅”的一部分,旅程的终点是他房子后面的一间办公室,那里有价值超过25美分的业余无线电设备可以使用。

在McBroom的收发信机无线电中心,我们可以想象:他在与联合国总部、梵蒂冈、国际空间站或世界各地成千上万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交谈。McBroom所需要做的就是查找他们的频率,转动几个旋钮,然后等待有人回应。

McBroom说:“这是一个普通人看不到的广阔世界,但是只要你有兴趣,总有人会在这里陪你交谈。”

McBroom表示,自从2011年他安装了第一个业余无线电台以来,他已经在美国50个州,60多个国家和七大洲都建立了联络关系。

是的,7大洲都有。尽管他在南极洲的一次联络–在那次联络中,他与一位政府研究人员进行了简短的交谈,距离比McBroom预想的离家更近一点。

他说:“一开始,他就认出了我的呼号…好像是美国东南部的。所以他就问我:‘你来自哪?’我说:‘密西西比州的斯塔克维尔。’他说:‘你在开玩笑吧。我来自伯明翰(美国阿拉巴马州)。’”

它是如何运作的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或称火腿,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从最初的轻敲莫尔斯电码发展到数字时代,经常与互联网同步工作。

McBroom说,尽管数字业余无线电仍然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但最常见的形式仍然是CW,操作员用莫尔斯电码发射信号,以及单边带用于语音传输。

这些设备可以通过12伏电池供电,在80米到不到2米的波长上工作。

McBroom说,大多数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10-80米的波段上使用100W功率就能到达世界各地,不过他有时也会使用800W的功率放大器来确认联络。在2米波段上,如果信号可以打开中继台,那么整个密西西比州都可以接收到。加上基于互联网的Ecolink软件,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可以跳到世界各地的2米波段上,与当地人交谈。

他补充说,最重要的是,通过业余无线电台进行的通信是免费的,所有合法的操作员都得到了联邦通信委员会的许可。

每一个操作员都必须通过技术级考试,获得其通用或高级执照,拿到执照后,政府会发给他们一个4-6位数的呼号。

业余无线电操作员的传统协议虽然没有法律要求,但执行起来相当严格,尤其是对老手来说。

McBroom说:“你开始(语音传输)时,先说出你要呼叫人的呼号,然后是你的呼号。然后等待回复。然后你们开始讨论,如果其他人想加入,你就告诉他们:‘请回答。当你准备结束时候,要说‘7-3’,意思是最美好的祝愿,或者‘我在守听中’,意思是你还在听,或者‘完毕’,意思是你要关掉你的电台。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通联的兴奋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对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来说,“兴奋”在于尽可能多地记录联络,所有持照的操作员都可以访问一个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他们可以看到对方的个人资料、广播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他们确认的联系记录。

对于McBroom和其他许多操作员来说,“奖品”是他与已确认联系人交换的QSL(这些联系人的地址列在他们的在线个人资料中,但只有持照的操作员才能查看)。

McBroom最在意的是他收到的一张来自东欧保加利亚的卡片。

他说:“我为这张卡片感到骄傲!”

周四,Steve Ackers坐在斯塔克维尔Starkville自家厨房的餐桌旁,听加纳的一个电台敲出莫尔斯电码,看他们能否得到回应。

作为第三代业余操作员和程序员,他能理解每一个点和划所代表的含义。

他的两位祖父都学习过摩尔斯电码–一位是铁路工人,另一位是无线电操作员。他的父亲,密西西比州的电气工程教授,继承了这一爱好,并把它传给了他。

Ackers说:“我是在它周围长大的,所以我很自然地学会了它。”他也是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的成员。

在他退休之前,他做了20年的卡车司机。两年前,他买下了一台最小的业余无线电台,自那以后,他已经通联了1100多个电台。

他说:“我通联了世界各地的大约50个州,约一半是使用的莫尔斯电码,另一半是单边带。”

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的Ackers把他的电台称为“通往世界的门票”。

他收听比赛和特设台,在这些活动中,操作员试图记录尽可能多的联系人。有时,他甚至会遇到比较独特的联络机会。

他说:“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电台里跟谁说话。有一次,我跟一位在佛罗里达的家里的宇航员进行了联络。”

应急援助

业余无线电在紧急情况下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当像自然灾害这样的事情破坏了传统的通信时,短波无线电仍然可以工作,所以业余无线电操作员随时待命,与紧急服务部门合作,与第一批响应人员进行通联。

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甚至在Oktibbeha郡紧急行动中心的二楼装配了永久设备–这里也是E911的所在地。

Oktibbeha郡的应急管理负责人Kristen Campanella说:“(尽管他们是志愿者),我们认为业余无线电工作人员是EOC工作人员的一部分。他们在正确的时间向正确的人提供正确的信息,这样他们就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们是我们紧急救援人员的重要纽带,知道他们随时待命是一种安慰。”

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接受培训,以便在紧急情况下通过通信,例如为第一批响应人员传送受损的报告,或者为需要的人提供通信服务。

在紧急避难所,他们甚至可以帮助流离失所的受害者向其他家庭成员发送和接收信息。

Magnolia俱乐部每月在EOC聚会一次,Campanella说,成员们一直坚持要让她加入他们的行列。

她说:“我完全不明白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们一直在敦促我这么做。总有一天我会的。”

McBroom向奥克提雅布斯基郡的应急管理负责人Kristen Campanella展示了一个允许业余无线电用户使用数字信号进行通信的网站,并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展示了该网站。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成就感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McBroom在帕诺拉县长大,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业余无线电台。

他清楚地记得,从10岁起,他就把一根电线天线从二楼的窗户伸出去,连接到一个由电子管供电的短波收音机上。有了它,他可以听到莫斯科广播电台、伦敦的BBC和哈瓦那广播电台。

他说:“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间谍。”

再加上在《男孩生活》杂志上读到的二战间谍的故事,他们一边躲避纳粹分子,一边从敌后发送无线电信息,这使得通过无线电传送情报的想法变得“有趣”。

直到8年前,他才真正实现了这个梦想,但他并不后悔这笔投资。

McBroom说:“如果我是千禧一代,我可能还会困惑,为什么他们会感到这么快乐,不就是一种过时的爱好嘛。但在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长大,电台工作人员就是英雄,因为他们能在别人做不到的时候把事情做好。如今,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往往年龄较大,但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年轻人正在复苏。

”我觉得这就是它的新奇之处,如果你不到30岁,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没有手机和电脑的世界。但是,如果你用电台通联到非洲,又得到了回应,你就会有一种成就感。”

一个广阔的、看不见的世界:爱好者使用新、老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通信

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

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

封面图片:第35届查尔斯顿地区业余无线电节将于3月23日(周六)上午9点至下午2点在查尔斯顿体育馆和会议中心举行。

这个跳蚤市场出售新的和二手的业余无线电、电子和电脑设备及配件,并向公众开放。门票8美元,12岁以下儿童免费。现场有许多奖品将被分发出去,一等奖是500美元。所有三类执照的业余无线电测试将在下午进行。

查尔斯顿地区业余无线电节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该活动隶属于ARRL。

今年的活动也被指定为WV分部大会,来自康涅狄格州纽灵顿市ARRL总部的主题发言人Bob Allison也会出席。业余无线电是一种很受欢迎的业余爱好和服务,它把人们、电子产品和通信联系在一起。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在使用业余无线电,在没有互联网和手机的情况下,在城市、世界甚至太空中进行联络。它很有趣,社交性很强,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拯救生命。

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

今日物语

宇航员天生就是疯子。却也真的高尚。

“The Martian”–Andy Weir

Andy Weir(1972-)他为世人所知,是因为他写了《火星救援》“The Martian”这部科技小说。该小说在亚马逊推到榜首后,于2015年2月又发行了《火星救援》的电影版。

2016年12月15日,Drew Goddard、Andy Weir凭借《火星救援》荣获第21届华鼎奖全球最佳编剧奖。

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

封面:第35届查尔斯顿业余无线电节将于本周六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