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一月 2015

2015年01月29日

  “小姐”这个称谓,在今天是一个女性的贬义称谓,就是妓女的别名。谁要是叫女性“小姐”,等于骂她,侮辱她。
       从古至今,“小姐”一词的内涵在发生不断的变化,在不同的时代褒贬不一。网络有说:宋元时对地位低下女子的称呼。 后转为对未婚女子的敬称。目前通常的解释是指大户人家的或者有一定身份的未婚女性。在过去,确实普通百姓家的未婚女性还称不上“小姐”呢!都是有钱人家的未婚女性才有资格叫小姐,而且还叫“千金小姐”,因此,“千金”一度成为小姐的一个替代词。这些小姐是很神秘的,几乎都蜗居在深闺楼上,未出嫁前还不准见陌生人,一般人平时根本见不到的。可见被称到“小姐”真是不简单的,有多珍贵。而普通人家的未婚女性,在北方一般叫大姑娘或者丫头,江南一带则叫小细娘或者细娘,也有叫丫头的。普通人家的姑娘只有到结婚前,才会被称小姐的。比如,她结婚喜宴的请柬上署名就是“某某先生、某某小姐喜结良缘 ……”。以前从广义上讲,小姐的称谓是没有年龄的限制,女性不结婚,一辈子就被叫“小姐”。我家对门有位老邻居,是位女教育家,献身于教育事业,终身未嫁。我懂事起见到她时,已是满头银丝,可是周围邻居长辈都叫她“某小姐”,我很奇怪,明明是位”阿婆“,怎么叫”小姐“呢?直到后来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到了“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 ,”小姐“的称谓就不是一种尊称了,”小姐“一下子成为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因为,过去的“大户人家”不是官僚、资本家就是地主、富农一类有钱人,是剥削阶级,他们都是革命的对象!他们的家属自然被划入另类了。到了八十年代出版的《词典》上对“小姐”的解释还有这样的说法:旧社会官僚地主资本家家庭里的仆人称主人家未出嫁的女性叫小姐。所以,当极“左”思潮泛滥时,有的年轻女性,喜欢穿着打扮,就会被扣上”资产阶级小姐“的帽子,轻则批评重则处分。那时候,年轻女性都崇尚的是“不爱红装爱武装”,绝不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小姐”
         改革开放之后,大陆上的一些称谓逐渐与境外华人的常用称谓接轨,“先生”、“女士”、“小姐”再度使用起来。“小姐”恢复了原本的意思。不过,正像我在前一篇《从师傅到老师》博文中提到,有些称谓的使用一定要遵循原有规定,即在一定的场合、一定的范围、针对一定的对象时才用,不能滥用,一旦滥用,就要变味。这“小姐”称谓也是如此,本来是对有一定身份地位未婚女性的尊称。可是,慢慢地对小姐称谓的范围放大了,只要是年轻的女性都叫“小姐”了。由于商业服务部门接触面最广,年轻的女性服务员又比较多,于是被叫小姐的也最多。售货员小姐,服务员小姐,售票员小姐,礼仪小姐、导购小姐、导游小姐等等。反正“小姐”是对年轻女性的尊称,叫她们“小姐”是尊重她们,恭维她们,礼多人不怪嘛!其实,把年轻的女性服务人员叫“小姐”无可厚非。本来嘛,大户人家的“小姐”走出深闺,参加劳动,服务他人,自食其力是一件好事,要鼓励表扬。再说,普通人家的细娘,虽然被叫“小姐”,却不忘劳动本色,干一行爱一行,更应该赞扬。“小姐”称谓的地位不亚于师傅、老师、同志。
        谁知好景不长。“小姐”称谓没用几年,再次出现危机,从褒义的尊称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小姐‘称谓变成一个贬义词。原来是“小姐”堕落了!也许是“小姐”经不起花花绿绿金钱物质诱惑,或者怕苦怕累、贪图享受,或者受骗上当,或者遭遇黑势力逼迫,”小姐“成为”应召女郎“,做起了出卖肉体的丑恶勾当,如今”小姐“就是妓女的替代词!
        从大户人家未婚女性,到剥削阶级的子女,到 新时代的服务员,再到妓女,这就是“小姐”称谓的起落。弱弱地问一声:  “小姐”何时东山再起?!

LOFTER:suhuotui   http://suhuotui.lofter.com/post/1cd5432f_59ae457

从师傅到老师——续议称谓

 “师傅”的称谓在社会上流行,始于文革!

       我在上一篇《小议“同志”称谓》里提到,解放后大陆上流行的称谓是“同志”,人们都以互称“同志”为荣。文革开始后,风云突变,从党员干部到普通群众的身份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昨天还是革命干部,一夜过后有可能就是叛徒、特务、假党员或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群众中间也随之产生了保皇派,造反派或者逍遥派!这样的形势下,“同志”称谓受到了限制。比如一个单位里的造反派和保皇派势不两立,昨天还是“同志”,今天就是敌人!就是有的家庭里夫妻之间也因各自观点不同而对立!“同志”分裂了,“同志”不能随便叫了。万一叫错了,自己也就不是“同志”了。

       就在派性泛滥,各派群众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伟大领袖”出来劝架了:“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于是,工人群众之间的派系矛盾得到化解,接着他老人家又发出了“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指令。本来,工人阶级就是无产阶级主要组成部分,是革命的主力军,被伟大领袖赋予“领导一切”重任之后,立即组建一支支“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上层建筑,进驻社会各个领域——“抓革命,促生产”以及指导“复课闹革命”。

        从传统来讲,“师傅”是一种对有技艺人的尊称。工厂里,除了刚进厂的学徒工,工人群众之间一般都相互称“师傅”。当“领导一切”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走上社会,这“师傅”称谓就跟着也成为替代“同志”的、一种“领导一切”的“称谓”了!

        如果说“师傅”是对人一种尊敬称谓,但是,使用过滥会反而会使人难堪。比如,有老大爷,到商店里买东西,遇到刚从学校里分配来的小售货员,开口叫她“师傅,……”,售货员听到如同自己爷爷般的老人在叫她“师傅”,脸顿时涨的红红的。到郊外去踏青,向农村里的老太太问路,开口叫一声“师傅”,老人脸一板,显得很不高兴,因为她以为是在叫“师父”,即出家人的称谓。尽管这样令人尴尬的例子举不胜举,而且与“领导一切”毫不相干,“师傅”的称谓还是在全社会流行,一直至今。

        文革结束后,百废俱兴。在学校,医院以及文艺团体内部,普遍恢复了“老师”称谓。“老师”称谓传到社会上后,在一些场合还替换了“师傅”称谓。尤其在视觉媒体上露脸的那些名人,个个都是“老师”。确实,过去那些工人师傅绝大多数是没有学历的,后来有少数去“七二一”工人大学里镀过一层金,有文凭还没有得到承认,终究还属于“蓝领”。在科技信息高速发展,硕士、博士打翻的今天,工人“师傅”已经领导不了一切了,只有“老师”才是“领导一切”的。君不见,不少领导干部的简历里,都有某某高校的研修经历,最起码的就是党校的学历。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也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组成部分。这样的观念越来越得到认同。“师傅”与时俱进,“老师”领导一切。于是,今天以及今后的工人阶级都是有知识的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说:

“有知识的工人阶级领导一切”?!

LOFTER:suhuotui   http://suhuotui.lofter.com/post/1cd5432f_58e6887

小议“同志”称谓

   称谓是随人在社会、家庭中的关系、地位产生的,是一定的政治经济关系标志。这里就说说一个”同志“称谓。
        同志,据说是一个舶来词,是指志同道合的人。早先在政党团体内部用的比较多,无论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党员之间相互都称同志。解放后在大陆,“同志”称谓从共产党内部逐步延伸到党外,人们彼此之间以称“同志”为荣 。称“同志”的不是共产党员就是革命群众,反之就是人民中间的异类甚至是阶级敌人,革命的对象。千万不要小看“同志”这两个字。有一次,办公室里一位来了一位小青年办事员,在发通知开信封时,因为要寄送的对象多,为图省事,只写了姓名,没有加上“同志”两字,一位老干部收到信后觉得被侮辱了,于是就拿着信封到党委投诉!小青年受到了处分,连累办公室主任也挨了严肃的批评。写完检查还去老干部家登门道歉。可见“同志”称谓多么重要,那是一种政治待遇。文革期间,哪位领导干部要是“出事了”,其姓名后面的“同志”也就没有了,人们习惯从媒体或者其他文件什么上来辨别。某些被打倒的领导干部要是哪天姓名后面有了“同志”两字,那说明他被“解放”了。“同志”称谓又成为一种政治的风向标。

        曾几何时“同志”称谓变味了!原来,“同志”这个舶来词还有一个解释,是指同性恋者!在一些国家里,同性恋者是受法律保护的,而我们这个民族,从历史文化传统风俗等方面来说,一般都是歧视同性恋者的,所以,当知道“同志”称谓也是指同性恋者时,就像吃苍蝇一般的恶心。如果在过去,把“同志”说成同性恋者,也许会被认为是敌对势力的一个阴谋,是攻击瓦解党的一种手段。好在今天政治上的成熟以及建设和谐社会大局,舆论趋向多元化,没有排斥或者否认这种“同性恋者”的解释,以至于一些知名网络对“同志”的解释已经倾向于同性恋者了。
       不过,我在这里还是要重提“同志”称谓的早先解释,“同志”是指志同道合的人。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其他党派内部,党员之间都应该称“同志”。比如,共产党员,都是在党旗面前宣誓过:“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称“同志”理所当然。在党内无论职务高低,只是工作分工不同,党员之间是平等的,都应该以同志相称,比较亲切自然。可是,后来党内的“同志”称谓用得不多了,姓名后面习惯跟上的是其职务称谓,比如某某书记,某某部长,某某委员等等。这就算了。问题是,今天还有人把党员领导干部,称为“老板”!有的党员领导也自以为是老板,干脆把党组织当做私有企业来经营,以权谋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当然,最后还是身败名裂,连”同志“称谓也没有了。
       “同志”这个称谓,要用好真是不容易。 

LOFTER:suhuotui   http://suhuotui.lofter.com/post/1cd5432f_5848e55

质疑“借条”(转帖)

质疑“借条”(转帖)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转帖】此借条非常粗糙,绝无可能八路军贺龙部所谓。

理由如下:

一、借条之条,系简化汉字,民间在简化前也从无用作白字的。

二、作为八路军粮秣专员,借条是经常使用的,而借条需要专门格式,有如今天之财经应用文,不可能别开生面,基本格式用词也照顾不到。起头应有今或兹字,表示正式。后面应有特此具据或此据字样。

三、爱国人士一词,不伦不类,系解放后用于。应该是乡绅。

四、大米六十四斗,明显错误,应是六石四斗。更可笑的是使用大米一词,若是真事,亦当稻谷为宜。除非米商会储存如需大米,一般是稻谷,容易保存。肥猪一条之条前已述。正确用法也不是条而是口或只,而且,肥猪概念不清,容易歧义,不符合粮秣专员的习惯,若是,一定会附加200斤、300斤量词。

五、31年废两改元,银洋单位统一为元,民间读如块,但写则一定写作元的。我看过很多民间契约,以及解放前我军契据、文告,没有块的用法。显然是一个缺乏必要货币史知识的人。

六、铜钱,指铜元,单位是文,没有块一说。

七、小钱,显然指前清铸钱,当时已经不是法定流通货币,但不排除民间某些地方流通可能,货币单位应该是千、千文,一万做十千文。清代已经没有使用贯的概念了,何况民国。

八、祖国统一,不伦不类。完全不是八路军用词习惯。

九、借用数量在千斤以上,需要6到十人运输,那么这指不对较大,然而我们可以肯定有一支较大规模的八路到过宝庆,最南的到过平江,若是东江从队北上,是新四军序列。

十、落款贺龙,也是违背常识不伦不类。明知不是贺龙,怎可以暑贺龙呢,最多写八路军贺龙部,后面也必暑写支队番号。粮秣专员一定知道这是涉及债权债务的凭证。

   通篇错漏百出,粗糙低级,不值一驳。利用历史久远,但是人亡故骗钱把戏,应予严惩。

LOFTER:suhuotui   http://suhuotui.lofter.com/post/1cd5432f_563b49d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羊年即将到来,有关羊的话题就热起来。
      隆冬时分吃羊肉和喝羊肉汤是本地的习俗。苏州城内街头巷尾处处可见“藏书羊肉”的招牌。这些店季节性很强,过去一般从立冬开店到腊月廿四歇业。后来有所突破。几乎都是苏州西郊藏书镇的农家进城经营,店面不大,多数是一开间,灶台就砌在店堂内,支起一只大铁锅,上面安置一个杉木桶,煨羊肉用,现烧现卖。因此,这些店卖羊肉之外还卖羊肉汤。数九寒天,寒气逼人,进店里喝上一碗香喷喷的羊肉汤,热气顿时贯通全身,再也不怕冷了。羊肉汤是淡的,盐就放在桌上,喝时按照自己口味加,而且,喝羊肉汤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买一碗汤喝完后可以免费再续,直到喝不下为止。故我们小时候就唱过“一角钱羊汤,汤是尽喝的”民谣。
       每年这个季节我们都要去吃羊肉喝羊汤。后来,本市羊肉吃多了,就想换换口味。于是,就打听到苏州郊县比如太仓、张家港、常熟以及吴江等地都有各地特色羊肉,加之有了私家车,这样在节假日期间就走出苏州去吃羊肉喝羊汤了。
        今天天气不错,就是有点轻度雾霾。我们夫妻俩一起开车去了太仓市双凤镇吃羊肉面。
       七十年代我在太仓插队务农,就知道双凤的羊肉面,有一年特地去品尝过,当时是0.40元一碗,已经是很贵的了,记得那时候无锡崇安寺拱北楼的花腰面也只卖0.37元一碗!0.40元是我一天的伙食费。那时解放军陆军步兵一天伙食标准是0.45元。如今双凤羊肉面是18元一碗,相比之下,今天羊肉面并不贵。
双凤的羊肉面我们已经去吃过多次。一家“俞长盛”老店开在双凤沿河老街时就去了,2008年搬迁到新址后去过两次。
      今天去时我没有走高速。因为去过多次,道路比较熟悉,不走高速走一般公路,看看沿途风光,很随便很散心,本来就是出来休闲游乐嘛。10:30从园区家里出发到昆山环城西路才用了25分钟。我打算从昆北周市镇抄小路去双凤的,谁知昆北有几段路在扩建,有的改建高架了,老路线有变动了,后退没有路了,弄尴尬了,只得顺路走,好在我的方向感很好,没有走冤枉路,等转出来到周市化了半个多小时!再找到去双凤的小路,到双凤镇中心是12:05分了。
        本来是想去找一家《苏州广播电视报》曾经介绍过赵六羊肉店,在街市中心附近,没有找到。俞长盛店就在面前,妻子说去过几次了,今天换一家店吧。我俩就沿街向西走去,看了几家羊肉店,相比之下觉得这家“孟家”有特色,进去了。一问羊肉面18元一碗,价格可以;经过服务员介绍再要了羊血杂烩汤(小份)40元一碗和白切羊肉一份50元。品尝下来,羊肉面质量没有变,味道鲜美,物有所值。羊血汤有点贵,而且很咸,很难喝完。白切羊肉没吃完,打包带走。
       离开孟家店,顺路向街东走去,一直走到街东口,才发现我们原先想找的赵六店,门牌是风北街3号。赵六店的菜不贵,羊血汤卖35元(小份)一份,广播电视报就是推介这里的羊血汤。前面提到的两家店卖羊腿面(浇头一个羊腿)卖100元一碗,这里只卖60元。记得10年前,在俞长盛老街店里吃羊腿面是30元一碗。今天羊腿面是吃不下了,看见这里的特色烤羊排25元一份,不错的,再吃了一份。
        那家赵六店,待以后再去品尝了。
        回家不走老路了,出双凤镇就是204国道,往南走3公里就有高速公路进口,上高速一口气到苏州工业园区出口下,用了25分钟,付费20元——相当于又吃一碗羊肉面!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迎羊年话羊,吃羊肉喝汤 - suhuotui - suhuotui——BA4ST皆明

 

LOFTER:suhuotui   http://suhuotui.lofter.com/post/1cd5432f_5460a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