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五月 2018

SSB话务竞赛时的那些小诀窍,你知道吗?

译者注:最近的两次比赛:WPX SSB和WAPC中,国人爱好者踊跃参加的情景令人振奋。更多的爱好者选择参加竞赛以进一步享受无线电的乐趣。但很多竞赛都是国际性质的,在进行话务通联的时候必然要面对与DX电台的语言沟通问题,如何能够更好的完成话音通联呢?译者选译了AE6Y的名为《DX SSB竞赛中的通联技巧》的文章,希望对国内的爱好者有所帮助。

这篇文章来源于最近的WPX SSB竞赛,我在阿鲁巴岛使用P49Y呼号,为成千上万的人送上了这个新字头,但换句话说,这也引起了我对美国火腿如何让另一端的DX电台得到更好信号的思考。本文不是针对相对清晰的国内比赛,而是针对你正在试图通联一个DX电台时的情况。这时候你所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拥挤、混乱、充斥着噪声和大量其他呼叫者的混乱频率。如果没有其他的人跟你作对、你的电台又是独一无二的“大炮”,那么你肯定有信心对方能够完全清楚地听到你的声音,但如果你不是这样的电台的话,最好看一看以下的这些建议:

首先,确定你的呼叫出现在对方的准确频率上。在CW竞赛中,通过稍微偏离一些频率来从大量的信号中突出自己是很有帮助的,但在SSB中这么做是不正确的。没有对齐的SSB信号的声音失真,使对方难以理解。DX电台很可能回复那些较弱但更容易理解的电台。你必须一直调整频率直至调整准确,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对方的操作员疲于处理Pile-Up,你可能一直不会被点到。

第二,确保你的音频是“干净”的。操作员们更容易理解那些音频清晰的信号,即使它弱于那些响亮但失真的信号。KH7XS在他的文章中曾提到,今年来自南美洲的信号过调制现象格外严重,我也注意到了同样的情况。过去意大利人表现差劲,但现在他们做得似乎还不错。在今年的WPX中,古巴人的信号尤其难以理解。而最容易理解的音频奖则总是属于来自不列颠群岛的火腿。他们的信号总是非常干净(通常是很好的高音),即使信号不会强到“爆表”也能很好的理解。好几次我都是选择了那些微弱但清晰的英国电台,而不是那些响亮但扭曲的竞争对手。

接下来,我们谈谈如何正确的传递信息、呼号和比赛序号。看一下这些提示。
如果你的信号够强、台站够大、语音够清晰,在呼叫很容易通到的DX电台时,你甚至不需要字母解释法——直接念出自己的呼号就好了。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旦有电台抄收不清楚,则立刻使用字母解释法。人们对这个话题有不同的看法,在做过了这次DX远征之后,我却有了点不同的意见:
首先你要明白的是,标准的“推荐”国际字母表在传播和噪音的极限条件下并不那么好。有些单词太短,有些没有独特的声音。一般说来,一个音节的词听起来尤为费力,两个音节词就好了一些,而更长的词则更好。

像“Fox”、“Golf”和“Mike”这样的单音节词有时就非常可怕了。双音节词中的一些是好的(例如,“Hotel”和“Quebec”),但是其他的,例如“Alpha”和“Delta”,或者“X-Ray”和“Echo”,“Kilo”和“Tango”听起来非常相似,所以很容易混淆。在通联过程中我通到了一个后缀XXE的家伙,使用标准解释法的时候他不得不重复多次,直到他最后说“X-Ray X-ray Ecuador”才能让我听得懂、抄的下。

对于这些问题有两种基本的解决方法。当你第一次报出呼号的时候请使用标准语音解释法。如果DX电台要求重复一遍的话,你就该重复两次,一次使用标准解释法,一次使用不同的解释法。不要只是用同样的方式重复你的呼号。无论是你说的方式还是DX电台听到的方式都可能会产生歧义。如果你以同样的解释法重复,很可能是因为标准解释法中的某一部分很难“破译”,用同样的办法再说一遍对方也未必能听得懂。

如果对方电台英语非常6的话,你可以用完整的一句话来代表你的呼号,比如WA2JQK曾经在美国国内竞赛使用“Jack Queen King”来解释自己的后缀(译者注:就是扑克牌的JQK,但在我国国内通联的时候,千万别说自己是勾圈凯哦!!),N7MZW在国内竞赛使用“Many Zebras Walking”(不少斑马正在闲逛),但我注意到他在国际竞赛的时候还是会换回国际标准字母解释法。
第二种方法是切换到地理拼音字母表。这种方法的特点是发音更长,发音更清晰,更容易理解。例如,如果你的后缀是HLF,你可以以标准的解释法念成说“Hotel Lima Foxtrot”,也可以念成“Honolulu London Florida (火奴鲁鲁 伦敦 佛罗里达)”

呼号中的数字也会引起麻烦。如果你的呼号是“K3”而不是“K6”怎么办?一般来说,只要多次重复这个数字,对方都会改正。但0如果他仍然没有抄收清楚,你可以尝试数数法,例如“KILO Six,One,Two,Three,Four,Five,Six”。
而在竞赛中,交换序号是另一个问题,很多DX电台的英语水平令人担忧,最好的办法是在交换数字的时候使用对方国家的语言进行确认,但这并不时时都能够奏效。我曾经建议交换序号时使用西班牙文,但并没有人响应。不过这次WPX竞赛中,我怎样都听不清一个CO8电台的序号,他的英语令我发疯,最终通过使用西班牙语,我成功的拿下了对方的序号,尽管他的英语糟糕,信号捉急。

交换序号中的另一个问题是你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位数字,特别是比赛进行到后半程的时候,这时空中可能会出现1位数字、2位数字、3位数字乃至4位数字的序号。这种情况下,有两种方法可以帮到你。假设DX电台认为他听到“[噪声]Six Six”,他就会问:“Your Number Six Six?”“如果你的序号只有一位数字6,你就应该这样解释:“Negative, My Number Zero Zero Six(否定,我的数字是零零六)”在序号前面加上“Number”一词表示这前边没有其他遗漏的数字。而如果你的数字确实是66,只需要说“Roger,Roger”即可,而如果你的数字是56,那么则该说“Negative,Fifty-Six,Five-Six”。

一般来说,你都应该以两种不同的方式重复你的序号,一遍是正常的读法(“Fifty-Six”五十六),另一边是读数字(“Five-Six”五 六),因为Fifty和Five的读音区别很大,这样能够避免造成混淆。当仅有一位数字、却预计未来会做到3位数序号的时候,用0来补全。(9->009)
我希望这些通联DX竞赛台的提示是有用的。而且我预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们会变得更加有用,因为不断下降的太阳黑子数量正迫使我们越来越多地进入20m和40m波段的QRM世界。

搭载业余无线电载荷的绕月微卫星计划于五月发射

由哈尔滨工业大学研制的两颗“月球轨道编队超长波天文观测微卫星” “龙江一号”和“龙江二号” 计划于2018年5月中下旬发射。

该星由哈尔滨工业大学联合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等单位研制,将在月球椭圆轨道实现编队飞行,开展低频射电天文干涉观测试验。这两颗微卫星还搭载了开展业余无线电深空通信试验的载荷,为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提供图像数据传输、短报文转发和相应的遥测遥控等功能。

该星的业余频段下行向所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开放,主要参数如下表所示。

项目 GMSK下行(遥测、图像) JT4下行(低速遥测、转发)
工作频率 435.425/436.425 MHz (微卫星A),435.400/436.400 MHz (微卫星B)
调制方式 GMSK 4FSK
码速率 250或500 bps 4.375 bps
信道编码 1/2或1/4 Turbo码 (1/2, 32)卷积码
发射功率 2W
天线增益 -6 dBi
极化方式 双线极化

两颗微卫星的UHF发射机将在星箭分离后开始工作,初始状态为以突发方式发送卫星遥测数据,其他功能将在相关测试完成后择机开放。哈尔滨工业大学将向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提供基于GNU Radio的开源软件包,以便配合软件无线电接收机进行解码。试验的信息可及时向微卫星团队反馈,以便更好地了解卫星状态。这方面详情请见: http://lilacsat.hit.edu.cn。

对于在不同的飞行阶段实现卫星数据接收并回传的爱好者,将会收到QSL卡片等纪念品。

这是世界首次业余卫星绕月试验,欢迎广大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与到这次激动人心的试验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