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随着造船及航运业的不断发展,船舶自动化作为实现节能、减少船员人数和确保航行安全的重要手段,受到人们的重视。而船舶车钟系统作为船舶控制系统中的一种主要设备,作用是建立驾驶室与机舱之间的通信联系,由驾驶室发送命令给机舱操纵人员来控制船舶的航行。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以前的老式船舶驾驶舱与主机舱分离,需要由驾驶舱下达指令让主机舱进行相应操作。现代的船舶应该都可以电传操纵了,车钟还是必要吗?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怀念那个老车钟叮铃铃的时代?设想一下,听着海事VHF和广播,手里一杯下午茶,桌上放着三明治,慢慢的航行在海面上…是不是很惬意!

在半岛的斯特金湾有一个海事博物馆,里面有一艘有100年历史的拖船。你可以在船上爬上爬下,船员舱里有一些很棒的收音机,用来展示船上工作时的生活。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船仓里还有许多标准但很有趣的普通晶体管收音机,但真正吸引人眼球的是驾驶室里的Hallicrafters World Wave老式经典款收音机和总轮机长、船长舱室中的一对梦幻般的Trans-Oceanics收音机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Phil Ewing来到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收音机,而是想了解一些关于五大湖的生活和一艘旧船的故事,所以发现这些经典的收音机就算是这趟旅行的一个小惊喜吧!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在这种情况下,短波的吸引力显而易见:想象一下,你在苏必利尔湖中间拖着一艘装满原木的驳船,或者其他一些平淡无奇但必不可少的大湖货物,也许是一艘装满巨石的驳船,用来在希博伊根等地建造防波堤–你在半夜应该会看到它。船上的生活也许单调的致命,永远只有孤独作伴,但想象一下,自己躺在豪华的甲板上收听广播,把它调到国际广播频段…闭上眼睛,柔柔的海风吹来,其实还不错吧。那时iPad还没有发明出来,只能用收音机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这些图也描绘了发动机车种,驾驶室中的船长用它向机舱发出命令信号。两个主发动机各有一个,并且在驾驶室中有重复信号。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船长通过移动手柄来控制速度(例如,全速前进),而机舱中电报的底部针就会移动,发出铃声。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轮机员可能会报告说,他已经准备开航了,因为他正站在“回答钟声”的旁边。轮机员会选择发动机上的速度,然后根据船长的命令移动自己电报上的手柄,向驾驶室发出信号,表明他们已经完成了指令。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电报后面的白色物体就是发动机,上面还盖着黄铜板,见上图。柴油发动机由通用电气的Electro Motive部门制造,取代了这艘船的原始蒸汽推进系统。EMD因其开创性和传奇性的货运机车而闻名,它在二战后引领了“柴油化”的方式,将许多铁路转变为浪漫但效率低得多且更脏的蒸汽动力。

但该公司也制造了船用柴油发动机,就像这里所证明的那样,这些发动机为这艘船服务了大约30年。据我在本月的《火车》杂志上看到的,美国一些地方还在使用上世纪60年代的EMD GP30型机车。

泰坦尼克号上的车钟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

无线电史:漫长而孤寂的海上航行,唯有收音机能抚慰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