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今天给大家讲讲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役中美国士兵为收听广播节目而做出的努力。

我们不能完全理解从故乡传来的消息对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的人的重要性。在太平洋战役中,陆战队员、特种兵和海军陆战队员进行了血腥的岛战;随着每个岛屿战后的清理,驻军和医院都面临着自己的战争,对抗岛上的蚊子,孤立和无聊。如果岛上的作战人员在转移到下一个目的地之前能收到过期的邮件,那就代表他们是幸运的。因为在当时几乎没有即时的个人层面的通讯。

来自美国的广播节目在当时是可以收听的,但仅限于在短波频率上传输。当时的短波收音机很少。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才能到“伙伴工具包”,其中包括一台收音机、一个小型广播系统和一个通过邮件发送的光盘的唱机。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办法接收诸如新闻和体育之类的短消息。当时只剩下敌人的广播宣传,比如日本的“安妮孤儿”(又名东京玫瑰)和“零时”等广播节目。

可能是第二战中最早的军事电台–位于巴拿马运河区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这就不奇怪当时提出的让当地岛屿广播电台“在家一样的生活”的想法得到了如此强烈的支持。开明的指挥官们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激励士气的方法。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做到这一点。

这个问题还是士兵自己解决的,1940年,在巴拿马运河区,一些无聊但才华横溢的士兵制造了两台50W的发射机,并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将接收到的广播电台在前线播出,并对外广播呼号为“PCAN”和“PCAC”。

士兵们在收听收音机,可能是AFRS广播之一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在位于巴拿马城西北7500英里的阿拉斯加,通过扬声器系统进行编程的工作在科迪亚克成为了一项盗版电台的业务。它于1942年1月播出,并称自己为“KODK”,为部队提供了高达15W的发生功率。事后知情人士称,美国武装部队无线电服务(AFRS)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当时其中一位创始人访问了阿拉斯加的这个广播电台并“提出了这个想法”。

夏威夷和菲律宾也有类似的电台,包括命运多舛的科雷吉多尔岛。在那里有一个电台叫做“自由之声”,也就是AM中继器,是美国用来进行短波广播的。

随着南太平洋部队的建立,盟军联合开展了无线电行动,特别是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这些电台在美国人中很受欢迎,但它们也激发了人们对“来自美国的真正电台”的兴趣。

在战场上收听广播的士兵们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与此同时,华盛顿正在发生一些事情。政府的“士气服务部门”成立于1940年,但其任务并不侧重于广播电台。但就像政府一样需要处理繁琐的事务,前线士兵对美国广播节目内容的要求最终会传到这个服务部门。根据前线需求,当时对转录电台节目的记录和分发给予了更高的优先权。但那仍然不是电台直播。

后来,士气服务部门更名为“特殊服务部门”(SSD),负责现场直播。SSD的广播部门就成为了传说中的武装部队无线电服务(AFRS)部门。

AFRS开始在部队中设置本地/中继台。在东部剧院,这样的台站通常使用现有的设施,但在太平洋地区,它们必须从头开始建设。为了方便这项工作,AFRS创建了一个“盒子里的电台”包,包括一个发射机、长线天线、录音和还音设备。安装小组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为这些小型广播台站提供技术支持。这些小型广播电台中的大多数在1944年和1945年都保留下来,随着越岛作战向日本迁移,许多台站在经过几个月的发射后被抛弃。

“盒子里的电台”首先在新几内亚的努美阿搭建;然后是新喀里多尼亚,AFRS孵化了第一个“蚊子网络”军用广播台站。WVUS是第一批获得FCC许可的广播电台之一(大多数太平洋地区的无线电台都是以“WV”开头的)。

瓜达尔卡纳尔岛是AFRS的下一个重点。由于篇幅限制,所以就使用瓜达尔卡纳尔岛作为一个例子。这个电台的 “工作室”位于一个幽默地称为“无线电城”的木制小屋中。第一根天线是一根60英尺高的长线天线,在两棵棕榈树之间。不知怎的,电线被“调谐”到了730kHz。后来天线被提升到90英尺,频率达到690kHz。“AES-Guadalcanal”的呼号为WVOQ。

电台室里配备了一个基本的调音台和一个Presto Model“Y”黑胶唱片录音机,可以兼做节目录制回放转盘。拥有一个好的短波接收机至关重要(当时最受欢迎的短波接收机是Hammarlund“Super-Pro”),当时的一些电台实际上建立了多样化的接收系统来提高接收效果。

一个典型的广播电台包:简单的混频器和一个双重任务的转盘,能够切割或播放黑胶唱片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台站的工作人员通常由五六个士兵组成。该台站的作息时间根据部队的休息时间而定,通常在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才会结束广播。典型的广播周是80到90小时;其中一部分是来自美国的短波节目。每周有40到50个小时是由AFRS提供的转录网络程序完成的,其余的灵活时间是“实时本地”的–士兵与士兵之间的对话(“早安越南!”的前身)。

该台站的电力来自一个共享的发电机。夜间,当发电机的负荷经常增加时,写速率会随着发电机负荷的变化而变化。

当然,每个岛站都有自己的故事:士兵们用牙咬着铁丝,在棕榈树上闪闪发光;电台室通常在帐篷里(有时在第一个帐篷的上方增加第二个帐篷,使其隔音和防风雨)。有些听众可能有“伙伴工具包”,或者从家里寄来的收音机,或者是由精通技术的士兵自制的设备。这些电台也在医院和食堂的广播系统以及附近的船只上转播。

没过多久,每个电台都有了自己的听众。

美国国内的直播节目通常是从加利福尼亚州的短波电台录制的(John Schneider和Adrian M. Peterson博士《广播世界》中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不过,这种安排存在两个问题:

  • 在美国广播电台保持沉默的时期,向太平洋地区的短波传播通常处于最佳状态。

  • AFRS背后的政治和国际电信联盟(ITU)的规则要求节目必须减少其商业内容。

这最后一项任务,但对像好莱坞的Radio Recorders等杰出制片公司来说,是一项新的任务。这些服务提供商一直在为西海岸延迟播出的节目录制网络节目。从这些光盘录制的网络节目中删除广告需要他们学习“三转两步”。

蚊子网络的一个附属机构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许多太平洋岛屿的台站是非正式的“蚊子网”或“丛林网”附属机构的一部分。位于太平洋中部的电台(通常由海军提供)是“PON”(太平洋网络)的一部分。

在1944年和1945年,大概有50个或更多的岛屿台站被安装、拆除和重新安置。随着盟军集结到离日本更近的地方,它们的数量在迅速减少。随着战争的结束,AFRS电台在菲律宾和日本联合起来,成为了长期存在的“远东网络”。

电台所到之处,听众便会随之而来–即使是在军队里

走进“蚊子网络”:揭秘美国军用无线广播电台诞生的尘封往事

当然这些广播电台的新闻和娱乐节目也陪伴祖辈们度过了其青葱岁月。

他这些“蚊子网络”把前线搬到离家更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