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良好的”通联,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同样都是玩电台,和有些朋友通联就是一种快乐,而另一些朋友的通联就是一场灾难!你知道你的通联是哪个种类吗?虽然每个人心中的标准不同,但是依然有一些基本的习惯值得我们了解!

首先,什么是通联?

一次“良好的”通联,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她是在“通联”吗?

你能使用电台设备和其他朋友通话,附近工地上的大哥也能使用手台和塔吊上的工友通话,那你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除了你有合法操作的证书,而他有可能是非法操作以外,最基本的区别在于你们的通话方式和结构!

虽然不像教科书上一样,在空中很少出现两个完全一样的通联,但是只要你能够交换清楚一些基本信息,这个通联就被普遍认为是“有效”的,但这个有效并不是说不按照这个形式来进行通联就违法了。而是因为这个结构被全球的火腿广泛接纳,这样的交换方式最有效率。一个典型的通联通常以交换呼号开始,然后交换信号报告、设备、天馈和发射情况,紧接着的是地理位置和姓名等信息,如果没有其他想说的话,在这里就可以停止通联并互致73了。一次简单的“橡皮章”通联就完成了。

一次“良好的”通联,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年轻的火腿正在使用业余卫星

根据地区和习惯的不同,这个结构还会加入很多不同的内容,比如日本电台习惯交换姓名和其他信息等。当然去掉一些信息也是可以接受的,KAJ刚刚开始无线电的时候,头几次通联连设备和功率等信息都忘记报就匆忙73了。这并不要紧。交换设备和天馈、地理位置等信息可以使得对方更好的了解两地之间的无线电传播情况,汇报这些信息可以更加锦上添花。

除了这些信息以外,“良好的”QSO还可以谈些什么呢?

一次“良好的”通联,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都可以谈,只要方式得当。业余无线电并没有限定谈话的内容,如果你对于对方的居住地有着非常美好的回忆,可以简单地谈一谈在那里的美好经历。诸如此类的对话在无线电交谈中经常出现,你所需要注意的仅仅是像正常两个人面对面闲聊一样选择话题,选择沟通的技巧。就像在现实中一样,类似政治、宗教和习俗等一系列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不要在无线电上讨论。个人隐私和会引起第三者不快的话题也避免在空中出现。这不光是作为爱好者的自觉,也是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的自觉。

一次通联和一次聊天有哪些区别呢?

无线电的特点使得在QSO进行的过程中,有些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比如在短波频段上进行QSO的过程中,传播忽然衰落,双方互不可闻。这个时候有人会觉得通联已经完成,而另一些人则不认为这是一次完整的通联。这到底是不是一次完整的通联呢?这个问题不必强求太多,如果对方不认为这是一次通联的话,就笑一笑,然后继续开始下一个通联吧!

一次“良好的”通联,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体谅”这个无线电精神不光体现在这里,通联的过程中,你要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是在一个大家共享的空间中享受爱好,不要把对话扯得太长,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从那些拥挤的频段(或者是当地的中继台)中跳出来,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继续下去;积极考虑与你对话的人的心情,在频率上做一个温柔而热情的人;遵守特定的秩序(如特定的比赛需要交换特定的信息,除此之外的任何内容都不要交换)等。

无线电是一个美好的爱好,但这来源于我们每个人的理解和贡献,从今天起,答应我:不做中继台上的“台霸”,不在短波频段上做“频霸”,好吗?

业余无线电家礼仪

我们应该重温一下了: 《业余无线电家礼仪》

由保罗君 (Paul M. Segal) 执笔的业馀无线电家礼仪,那是於 1920 年代完稿的,
保罗君於1928 年到 1961 年期间,担任美国业馀无线电联盟理事长。

互谅互解 — 凡是让人不舒服的事我不干:
进行 CQ 呼叫或是履行约定通讯之前,是不是要提前准备先倾听一阵子?确定频率上无人使用之后,再进行呼叫。
碰到频率使用权纷争时, 是不是能尽量给对方方便?而不是高谈阔论, 以 「根本无人有权拥有频率」等语相应,或只是一味地坚持你是优先使用者。
如果友台指出自己有技术上的瑕疵, 是不是应该马上停止操作, 就这些问题先解决?而不是若无其事的继续操作。
使用中继台时,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随时有人需要使用,或者是紧咬着中继台不放?
如果对方提出交换 QSL 卡时,是不是应尽速履行实现?
产生射频扰问题时, 是不是能彻底反躬自省, 即使知道射频扰问题根本与自己的通讯设备无关?
面对远征电台讯号时, 是不是要完全配合对方的呼叫指示; 或者只顾自己就缺这个国家地区通讯而显得不耐烦,或者是表现出「丛林战术」以对?

高贵情谊 — 以高贵的情操支持并鼓舞业馀无线电同好、 地方性及全国性的业馀无线电社团:
我是不是已经加入了地方性的业馀无线电社团,或者是以单飞的姿态对应?
如果我使用了公共资源 ( 例如中继台、OSL 卡服务 ),是不是心存回馈?
如果对於所属社团有意见或不满,是不是应透过适当管道表达,或者迳自在空中发炮,散播自己的情绪与不满?
是否意识到无线电波无远弗届, 你的一举一动, 世界各地都有可能监听到, 不管监听的是一般人士或者是业馀特定监听站,都有可能影响到业馀无线电家的形象?

日新又新 — 集优良科学素养、有效率的电台设备与操作习惯、及水准以上的业馀家精神於一身:
是否尽全力学好无线电设备的操作技术?或者根本提不起兴趣, 只认为技术问题对我而言太深了,无从学起。
考虑到拥挤频率内的扰问题, 是不是应该主动把线性放大器关掉?你是不是有了开启操作桌照明灯时,顺手也把线性放大器打开的坏习惯?
是不是应该设法取得无线电设备的维修手册, 并且好好自修或是向别人请益研习?以便彻底了解使用设备的线路原理。
检讨过去几年的业馀无线电生涯当中, 是不是亲自动手制做过一些简易的业馀无线电设备?例如天线等。
距离最后一次仔细看有关业馀无线电杂誌内的技术文章有多久了?
你曾要求朋友监听妳的发报能力,并且提出挑惕性质的批评吗?
通讯程序或是常用的 Q 码,你熟悉吗?最好能倒背如流。
如果临时受邀客串主控网路, 你对於自己的通讯技巧有信心吗?是不是曾以 「不熟悉通讯程序」或其它理由加以推诿?

友善互助 — 如有需要,对新手应慢而有耐性,温文儒雅以对。热心助人、充份合作、体谅他人,这些都是业馀无线电家的本行:
常到新手到的频率报到吗?他们需要鼓励、指导、及归属感,这些都是你做得到的。
无意监听到友台有触犯法规的行为, 或是操作程序不符约定, 应设法私底下提出指正规劝,而不是把自己想像成空中警察,迳自就地指正或教训。
很具建设性地鼓励新手在技术上升级,应以技术升高可以得到更丰富的通讯享受为诱导,使得新手自然向往升级,而不是冷嘲热讽。
应该严禁与种族、 族群, 或是黄色有关的笑话, 即使对非常熟悉的人也不行。 尽量不要涉足在空中的争吵,尤其是不要加入任何挑少数团体的行为。
在空中听到不熟悉的呼号时, 应该有礼貌地趁机打个招呼, 不要因为 「他不是我们这一夥」的念头所影响,而置之不理。
如果得知附近的业馀无线电同好因故住院, 或是亲人丧故, 只有在通讯时表示慰问之意够吗?应该考虑拨空带束鲜花或是慰问卡,亲临表示关心之意。
在空中与人交谈时, 记得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吗?不要忘了, 随时都是向人讨教的好机会,应重视与珍惜别人的看法或意见。
碰到一流的、完美的操作者,别忘了向他称赞、褒扬几句。

均衡发展 — 对个人而言,业馀无线电是消遣、嗜好,不要影响家庭、工作、课业、 或是参与社会活动:
每天只切割成工作、睡眠、和业馀无线电活动的时间吗?有没有注意到家人需要你; 除了业馀无线电外,你也需要朋友。
我有非业馀无线电的挚友吗?我参加非业馀无线电团体的活动吗?
已经多久了,完全不是因为业馀无线电活动的缘故,而陪同家人出去旅行?
应能够暂时撇开业馀无线电与家人在一起。 何时才能在讨论年终奖金时, 不要提及业馀无线电设备的添购计画?
与朋友或家人旅行、打保龄球、或是任何聚会时,能够完全放下〈不提及〉自己有趣的业馀无线电,而关心别人的嗜好吗?
对於购买自己的数万元业馀无线电设备出手大方, 而家人因所属的嗜好要花费时, 你却不甘不愿。

爱乡爱国 — 电台设备与操作技巧永远为乡为国准备:
对於慈善或是公益的社团活动,你自动自发帮忙过吗?
对於法规的看法或意见,你正式向有关当局提出过吗?或者只是消极的向他人抱怨?
你真正了解国家在什麽时候有权徵召你的业馀无线电台吗?